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法方程式

第278章 林涯

魔法方程式 妙笔大花生 5160 2021-05-03 20:3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魔法方程式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啊……”

  两人面前的那具还魂尸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嘶吼,他的双目比起其他那些没有多少魔力的还魂尸多了一分清明,少了一分混沌,看上去并没有完全丧失神智。

  他手中的魔杖毫无征兆地忽然间爆裂开来!化作了一片片黑色的残片没入了四方的红色土地里。

  欧阳谷和唐茵面色顿时一变,但却来不及阻止,只见那些残片没入的地方,一个个绑着锁链的深红色棺木缓缓地从地面中浮现了出来,一具具面目狰狞的还魂尸从棺木中低吼着走出,而在他们正前方最大的那具棺木,更是足足有三米多高!

  而在那最大的棺木冒出地面的瞬间,立刻棺盖轰得一声爆开,一股腥臭扑鼻的阴风扑面而来,唐茵和欧阳谷不由地抬起手在眼前遮挡了一下。

  在那黑色的恶臭气流中,一只干枯的手臂蓦然伸出,一把扒在了棺木的边沿上。

  这手臂上黑红之色交错,那黑色的仿若蛇一般游动的线条不知是何物,但那红色的,却是这手臂上的肉,看上去就像是被鲜血浸泡了无数岁月后又风干了一般,极为诡异的同时,更有一股沧桑之气散出,蕴含着岁月的味道。

  在这手臂出现的时刻,立刻这片谷地范围内轰然间阴气环绕,一股阴寒的风暴瞬息而起,向着四周横扫而去,即便是唐茵和欧阳谷也无法正面承受,连连后退的同时,脸上更是露出了极端的凝重之色。

  一股极为庞大的魔力骤然从那棺木内散出,弥漫四周,这魔力波动之强,几乎刚一出现就使得欧阳谷面色微微一白,失去了血色,甚至连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一股疯狂的暴虐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冲入了欧阳谷和唐茵的脑海,仿若要冲出那棺木的尸体生前带有着极度的怨恨和痛苦,死后唯一保留的信念和记忆,就只有杀戮一种!

  两人的面前明明没有血雾,可却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欧阳谷神色一厉,指间魔杖如轻风般流转,刹那间一道道跃动的火苗直接映射在了那些还魂尸的眼中。

  “爆!”

  随着他的一声低喝,一片火海在其四周凭空出现,那些还魂尸的头颅更是直接轰的一声爆开。

  唐茵目光清冷,手中紫晶长剑急速翻转,折射出无数道银白色的月华,立刻那些还魂尸的身躯被切成了上千碎片被热风卷走吞没。

  欧阳谷没有停顿,手中术式再次变换,立刻一道道暗紫色的雷光散射而出,没入四周的火云各处,雷火交错之间,立刻这刚刚平息下来火云腾的一下直冲而起,仿若被添入了一勺滚油一般,轰隆隆的雷鸣制啥鞥不断回荡,一连串的爆炸声震天而起。

  这些魔法攻击杀不掉那具最大棺木中的还魂尸,但对付其他的那些杂兵,却是足够了。

  欧阳谷和唐茵的目光同时落向了那具三米多高的最大的棺木。

  此时四周,除了那滚滚黑烟升起所发出的斯斯之声外,只有一些大地在灼热的火焰之下被烤得噼啪作响的声音,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两人沉默不语,双目皆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十几米开外的那具棺木,里面黑漆漆的一片,阴风阵阵,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那只搭在棺木边沿的黑红色大手,手指还在微微地抽动着,似在用力与什么东西抵抗,似在挣扎。

  两人虽然面色平静,但心中却是有些隐隐地忐忑不安,这不安并非是害怕或是其他软弱的情绪所致,而是没有缘由,仿佛自然而然从心间油然而生的一般。

  欧阳谷握着魔杖的手忽然间因为发烫而微微颤动了一下,他眉头不禁一皱,以他对火焰魔法的控制力,绝对不至于让施放的术式影响到自己,更谈不上出现被高温烫伤这种情况。

  但此刻,不管是他还是唐茵的额头上,却是有豆大的汗珠在渐渐浮现。

  “不对……这不是我的术式……”

  欧阳谷心中呢喃的瞬间,两人瞳孔骤然一缩,在他们的眸中倒映出了一团不断闪烁的红光,在前方那具幽黑无光的棺木中,却是有一把断剑,缓缓地从棺木中一点点的延伸而出。

  这断剑通体赤红,刚一出现便有一股滔天的杀意轰然而出,这杀戮之意出现的瞬间,炽热的火焰瞬息间就弥漫了两人四周的全部地面,这火焰的颜色与欧阳谷的术式召唤出来的不同,不是寻常火焰应有的橘红色,而是刺目的血红色!

  “这把剑……”唐茵脸上忽然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她握着紫晶玉剑的手不禁微微地颤抖起来,就像是突然看到了什么无法接受的事实,心态不稳了起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大姐头,你怎么了?”欧阳谷立刻察觉到了唐茵精神上的变化,急忙用左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她右手的手背。

  “……那是林涯叔叔的剑……”唐茵冷静了下来,但目光中仍然透着一丝悲伤和不愿相信的神色,“虽然我也希望是我认错了,但我不会认错,那绝对是林涯叔叔的魔器。”

  “啊……好……好痛……”

  随着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和铁链拖动的咔咔声,一个头发凌乱的高大身躯终于缓缓地从棺木之中走了出来,他的脚腕手腕上都拴着沉重的黑铁之球,每一个都有篮球般大小,上面刻着繁复的阵列纹路,隐隐地散发着幽邃的光芒,拖动之时更是发出令人心惊不已的金石之音。

  他全身上下之罩了一件残破的灰袍,胸口和腰腹更是被四道小臂粗的铁链洞穿,从破碎的衣服空洞之中,可以看到大量的或深或浅的伤疤,更是有大片的溃烂腐败之处,显然是生前受到了无尽的折磨,看之使人目不忍视。

  但不知道是否是那幕后之人有意为之,那还魂尸的脸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因为某种诅咒之术的缘故变成了猪肝一般的绛紫色。

  这也使得唐茵和欧阳谷可以清晰地辨认出这人的身份。

  虽然身躯膨胀了不少,但此人正是林涯,也是魔法协会名册上记录的,最强的流浪魔法师。

  唐茵父母的发小,一起长大的人。

  “好……好痛……”林涯双目圆睁,露出了透露着无尽疯狂的赤色眼瞳,黑红色交错健硕的双臂猛地一振,那些沉重的黑铁之球被其扯动飞起,在其身后急速旋转,

  天空之上的黑云随之疯狂的凝聚而来,其速度比任何风暴都要快上无数倍,转眼之间,一道连接天地的黑色龙卷便已然形成。

  一阵足以震惊整个怨灵谷的雷鸣轰隆炸响,但见一道红色的闪电骤然间从那黑色的龙卷中喷薄而出,这红色闪电足有水桶粗细,轰然而落中所有阻挡在其路径上的岩石纷纷崩溃。

  连这大地都在这赤色闪电之下出现了大片的裂缝,仿若也要碎裂一般。

  这红色闪电速度太快,偶在欧阳谷和唐茵双目瞳孔之中,只掠过了一抹一闪而过的红色,带着惊天的气势,荡起一圈圈波纹,直奔两人而来!

  唐茵面色微凝,右手手腕一翻,身后满月之相的光辉透过紫晶玉剑上的晶片大量地散射而出,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月相阵列。

  瞬息间,那惊天的赤色闪电与那刚刚凝成的月相阵列撞击在了一起,骤然间崩溃开来,化作了无数红色的弧形电光在两人身边四散开来。

  “怎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成功挡下了这轮攻击,可唐茵和欧阳谷眼中的复杂之色却并未消失,林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成为了一具还魂尸?在评级大会结束的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受了什么?

  “痛……好痛……”林涯的眼中掠过一道疯狂的杀意,他早已丧失了本我的意志,成为了一具任人操控的行尸走肉,刚刚在棺木中已然是他最后的挣扎,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

  杀!那些折磨他的人,一个都不能留下!

  就在这时,天空上方的黑云再次翻滚云涌起来,轰轰之声不断地回荡之中,又有一道赤色的雷电急速坠落。

  并非是一道,在其之后,竟然还有一连串的红色光球随之坠落,仿若连成了一片,林涯双膝微曲,一跃而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径直冲向那红色的闪电,与此同时,他手中的赤色断剑上蓦然间浮现出了一个璀璨的蓝色阵列。

  就好像是拥有着无穷的吸力,骤然间就使得这一连串的红色光球齐齐地向着他手中的赤色断剑凝聚而去,爆裂之声不绝于耳,但见那一颗颗赤色光球化作弧形电光没入了断剑之内。

  林涯能够成为魔法协会记录在册的最强流浪魔法师,仅次于三洲魔法协会三道序列的存在,凭借的自然不是花拳绣腿或是帅气的容貌,而是真真正正的实力。

  在火焰和雷霆魔法的研究上,他都是世界上有数的大宗师。

  欧阳谷掌握的大多数火焰魔法术式,也都是他改进过的。

  “斩!”

  一剑落,雷火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