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第900章 一场雨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6171 2021-05-04 06:1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呼……呼……”

  带着些凉意的风骤然呼啸而来,扰动着院子里人的衣襟。

  站在原地,看着廉歌动作有些发愣的老人,

  先是不禁往前挪了两步,紧跟着再仰起了头,朝着天上望着,浑身有些颤抖起来,

  本来晴朗的天空上,风云变色。

  乌云随着呼啸着的风渐聚集,遮挡了正当空的太阳,天色骤然暗了下来。

  昏黑的天色下,远处山丘上灌木枝叶被风摇曳着哗啦作响,卷落些叶子再往着远处去。

  几只飞过的飞鸟压低了翅膀,在乌云下,盘旋着。

  似乎,暴雨将至。

  望着这天空上笼罩着,渐厚重的乌云,老人浑身渐愈加颤抖着,

  紧跟着,再慌忙低下头,望向了廉歌,

  望着廉歌,老人先往前再挪了一步,再反复张了张嘴,

  似乎想说些什么,

  却再停住了步子,再抬起头,望了望头顶上依旧在汇聚着的乌云,眼眶有些泛红,张着嘴的嘴唇也微微有些发颤,

  “谢谢。”

  再低下头,张了张嘴,老人望着廉歌,什么也没说出,只是佝下腰,感激着冲着廉歌道了声谢。

  “不用谢我,没有老人家,这场雨落下来,也留不住。”

  感受着拂来的,已经带上些水汽的清风,望了眼天空上,笼罩着,已经渐厚重的乌云,廉歌再看向这老人,笑着出声说了句,

  “谢谢老人家舍得这碗水。就不耽搁老人家一会儿种苗了。”

  笑着出声说着,

  呼啸着的风渐大,拂来清风中,水汽渐多了些。

  头顶上,天空中,厚重的乌云已经密布。

  伸出手,廉歌将那没了水的碗递还给了老人,

  老人挪着脚,再朝着廉歌近前挪了两步,才伸出了手,接过了那碗,

  “……先生,再留下来歇歇脚吧。”

  老人拿着空了的碗,望着廉歌,再出声说道。

  看着这老人,廉歌摇了摇头,

  “老人家,暴雨将至,回屋避避雨吧。”

  出声再说了句,廉歌再转过了身,往着那院子外挪开了脚,

  紧随着,就在廉歌挪开脚的同时,

  先是一些雨滴打落在那院子里的泥地上,溅起些泥灰,

  紧跟着,更加密集急促的雨水,从天空中厚重的乌云中落下。

  “……轰隆……”

  “……哗啦啦……”

  一道春雷在天空乌云间炸响,

  一场骤雨袭来,密集着急促的雨水追赶着从天空落下,拍打着一户户人家的房顶瓦片,屋前屋后。

  房顶,屋前院落被雨水湿润,屋檐上,很快积蓄起的些雨水,先是滴滴从屋檐边落下,再渐汇聚成流,顺着屋檐,往着院子里哗啦啦流下。

  老人望着廉歌转身离开,先是不禁跟着往前挪了两步,紧跟着再顿了下脚,只是望着廉歌走出了院子,

  雨滴打在了老人身上,老人却没回屋避雨,任由密集急促的雨落在身上。

  ……

  “……把那边再铲一铲,铲平点……”

  “……老程,过来搭把手,把这布铺在桌子上……”

  “……这是……”

  那村子口,平地上,收拾着,布置办法事的台子,撕着纸钱,还算热闹的些村里人,似乎察觉到天色的变化,

  相继止住了动作,止住了声,

  “……起风了……”

  一个个人手里还拿着锄头铲子,还拿着香烛纸钱,还捏着铺供桌的布,相继抬起了头,朝着天上望着。

  天上,乌云已经密布,带着些水汽的风扰动着这一道道身影手里捏着的布,提着的,装着香烛纸钱的塑料袋子,

  “……好像是要下雨了,这法事还没办呢,就落雨了……这法事还办吗?”

  站在张长桌旁的老头抬起头望了望愈加密布的乌云,再低下头望着身前长桌,眼底有些迷茫。

  村子口,一个个村里人或是抬着头,望着天上密布起的乌云,或是望着身前手里些东西,

  有些安静下来。

  只是紧随着,

  又再变得热闹。

  “……下雨了,下雨了!”

  “……哈哈……下雨了!”

  雨水落了下来。

  骤雨倾盆,倾泻而下。

  一个个村里人手里还攥着些东西,欢呼了起来,或是大声喊着,或是脸上挂满了笑容,或是眼眶红着,

  “……终于下雨了……终于下雨了……”

  “……该下了,该下雨了……”

  挪着脚,廉歌从这村子口走过,

  看了眼这欢呼着的众人,听着这欢呼声,

  廉歌沿着这泥路,继续往前,

  身后欢呼声渐远。

  ……

  站在院子里,密集急促的雨水渐浸湿了老人的衣裳,

  一些雨水顺着衣服往下落着,抬起头,老人再迎着落下来的雨水,朝着密布着乌云的天空望着。

  听到那村子口响起欢呼声,老人再转过头,朝着那村子口望了望,

  再转过头,朝着廉歌离去的方向望着,

  远处,已经被雨雾模糊。

  “谢谢……”

  望着,老人再顿了顿动作,张了张嘴,呢喃着,再道了声谢。

  紧跟着,再顿了顿,老人再转过些身,

  朝着那村子边,远处雨雾朦胧中,山丘上,正随着风雨摇曳着的灌木枝叶望着,

  脸上,再渐浮现出些笑容,

  再顿了顿脚,老人才再转回身,拿着空了的碗,往着屋里一步步挪着脚,走了回去。

  ……

  “……你们放下心,这求雨拜神的法事我也不是头回做了,到时候呢,肯定给你们好好给山神通禀通禀……不过呢,求雨是求雨,我看你们这天象呢,就是求了雨,一时也难落不下来雨……我肯定会给你们好好通禀通禀,这神仙知道你们难处嘛,肯定就会给你们落雨的……”

  一个打扮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正跟着个老头,沿着泥路往着村子里走着,

  “……劳烦道长了,劳烦道长了……村子里已经在搭办法事的台子了,等会儿还劳烦道长帮忙再看看……”

  老头跟在旁边,点着头,应着。

  “……法事的台子嘛,就记得一个是心诚,你诚心诚意的弄了,那山神感觉到你心意了,我说得那些东西,给准备好了吗?”

  “……香烛纸钱,公鸡猪头都准备上了……”

  就在这时候,天色暗了下来。

  那老头和那老道士相继停下了脚,抬起了头。

  老头眼底有些迷茫,老道士也有些发愣。

  求雨的道士还没到呢,就落雨了,这还要请人求雨吗?

  紧跟着,

  雨水落下,愈下愈大。

  骤然倾盆,浇湿了这老头和道士的衣服,

  泥路上的坑洼里也渐积蓄了些泥水,变得泥泞。

  “……轰隆!”

  一声春雷骤然炸响,

  那老道士似乎被雷声惊吓住,一屁股栽倒了泥路上的坑洼里,浑身染上了泥水,脸上还带着些惶恐,浑身不停颤抖着,

  “……道长,道长你没事儿吧?”

  旁边的老头赶紧去拉摔在泥水坑洼里的老道士,老道士还浑身颤着。

  挪着脚,

  廉歌从这两人身侧走过,头顶上落下的雨水似乎避让着廉歌,往着两侧让开,这两人也浑然不觉。

  听着耳边响着的些声音,看着远处,廉歌挪着脚再往前走着。

  一人一鼠沿着路渐行渐远,身后一些话语声也紧随着渐渐远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