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诸天苟仙

第654章 我真傻,真的

诸天苟仙 沧海成尘 4260 2021-04-15 14: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诸天苟仙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青月仙子欲哭无泪,自己都干了什么?本代的太阴仙子位子本该是自家的,结果自己推了出去。这叫什么,这叫引狼入室,这叫自作孽啊!

  紫阳道人欲言又止,想要上前去安慰清月师姐,但是一时间找不出理由。你说论天资气运;洛道友吊打青月师姐,论关系背景;青月师姐是内门弟子,洛道友却是掌教真人故人;要是论容貌,洛道人男身女相,打扮起来,嘶,似乎比青月师姐还有俊美,太阴优柔中吐露三分英气。

  “青月!”玄月仙子眉头一皱,呵斥道:“如此心性,怎能证得上品金丹,不成上品金丹,又怎能接任太阴仙子之位。”

  “历代元神真人又有几位当任过太阴仙子,传承是门派事,修行才是自己事!”

  “你就是为了太阴仙子之位,而修行的吗?!”

  一番当头喝棒,让青月仙子愣在原地。良久。擦干了眼泪,挺了挺若大的胸脯,拱手一拜道:“师姐说得是,是师妹魔怔了。”

  玄月仙子点点头,心中却暗自盘算,青月师妹是阴神长老嫡出,自幼生在仙门,虽是赤子之心,但眼界和心性都约束在仙门之内,格局着实小了一些。

  平日里一股傲气,修行进步快速,可是真到了大道之上。就是向来谨慎胆小的紫阳师弟都有勇气去闯一闯九死一生的元神之关。青月师妹却是不行,大概会去寻觅延寿灵宝,而不是以殉道之心,死中求活。

  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可是青月是我师妹,她父母早年更是帮衬为我。来日还需设上几道情劫,布下几道磨难,磨炼心性,日后方有证道长生的机会。

  师姐妹三人,心中各有盘算不提。

  时光悠悠,一转眼来到了第二日,前往重阳山求仙的共计三百六十五人,其中二百九十八人最低资质是下下,得以进入第二关护山大阵。

  另外六十七人,同仙道无缘,不过太阴观掌教真人有训,素来讲究替天行道,日行一善。

  太阴观收徒一甲子一开,自然不能让人空手而归,堕了仙门名头。

  仙道无缘的同时,一门外门长老给六十七人指出了另外一条路—武道人仙。

  此方宇宙佛道兴旺,但是武道亦有长生之路,铸就金身,踏入人仙领域,依旧是长生不死之躯,武道极致可证力之道祖果位。只不过这一条路相对于修道修佛艰难了许多。

  但无论如何,终究是一个希望,六十七人千恩万谢带着武道秘籍下山去了,若是有缘百年之内证得武道先天,可再上重阳山太阴观结缘登仙。

  余下二百九十八人在太阴观女弟子的带领下,前往护山大阵,大阵建立山坡之上,共计三千白玉台阶,登顶即可入山门。

  护山大阵由辣个不能直呼名字的男人,太阴观掌教布置,内演红尘大千,宇宙万象,能映照心中念头,未来幻想。

  这是一种仙门底蕴,挑选弟子的特殊手段。

  二百九十八人登阶而上,若喜若狂,若悲若怒,有人面露狰狞之色,有人嚎啕大哭,有人悲伤不绝,有人喜出望外,演化众生之相。

  紫阳,玄月,青月三人,站立山顶通过水月圆镜之术,链接山门阵法系统,投影出人心万象。

  端详一个富贵出身的少爷心中念头,起初入门散漫,等到被同门超越的时候,方才悔悟,刻苦修行,可是错过了一段时间,如何追赶得上。

  悠悠八百载,同门师兄弟最差也凝结了下品金丹,唯有富贵少爷在神魂境界徘徊,原本少年是已经满头白发老者,孤寂一人在洞府中修行。

  八百二十载,天寿将近,昔日的富贵少年,今天的神魂老者。

  天空垂下一道无情声音:“你已经快死了,不休息吗?”

  神魂老者先是警惕,随即醒悟,自己已经快死了,还怕什么呢。回忆起自己的一声,就是休息多了,才耽误道途,老者自嘲嗤笑一声:“死了就能休息了,现在休息干嘛。”

  无情声音再次响起:“来世还修道吗?”

  神魂老者反问一句:“能结金丹吗?!”

  天空无情声音迟疑一下,回复道:“能。”

  神魂老者露出一丝笑容,斩钉截铁道:“那就修道!”

  话音未落,天寿已至。

  山顶紫阳道人颔首示意问道:“可入谱碟。”

  旁边一位道童记录下了姓名,另一位女弟子将试炼者接引至他处。

  再观下一位结缘者。

  乃是一位天赋下上的贫苦少年,凭借一次救人的机缘,登上了太阴观一甲子一开的重阳山。

  少年成功拜入仙门,极度珍惜这一次机会,每天起早贪黑的修行,不错过任何一个内门弟子,外门长老的讲道;完成师门任务的善功,全部用来兑换灵丹与修行功法。

  如此煎熬之下,终于出现了问题,在一次紫阳道人的讲道中,贫苦少年走火入魔,一口鲜血喷出。

  在救治之后,紫阳道人肃然呵斥道:“师门有言,过度服用丹药,会导致肉身与灵魂差异,无法掌握肉身细节,对修行有碍,你怎么不听劝说?!”

  贫苦少年苦笑一声:“启禀师叔,弟子家中有老母需要供奉,想要早日引气入体,回家看完亲人。”

  紫阳道人摇头一叹:“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你已经修行三十年了!”

  衣袍一挥,云雾散去,坟茔竖立,白幡飘飘,凄凉的唢呐声伴随道道哭泣,幽怨悲凉。

  贫苦少年如梦初醒,打破幻境,嚎啕大哭道:“我,我不修仙了……我要回家侍奉母亲,我要回家……”

  山顶之上道童与女弟子面面相觑,这算通过还是没通过。

  青月摇摇头,招来女弟子道:“于他十两黄金,护送回家吧。”

  女弟子刚要应下,玄月拦住说道:“再送他一枚玉佩,侍奉老母,可登山一次。”

  青月大惊道:“师姐,这少年资质本就不佳,再上山时,入了中年,恐怕难有所成啊。”

  玄月淡然一笑道:“太阴观又不是金丹都没有的小门小派,四十修行又如何,太灵师叔祖不是八十才上山的吗?”

  青月敢要反驳,太灵师叔祖的资质是上上,可玄月却挥手道:“若是不成,他为外门弟子时的资源,从我这边扣。”

  玄月虽然同青月一辈,入门极早,现已结上品金丹,证阴神尊者,话语权堪比门内长老。

  她的话自然无人能忽视,女弟子与道童遵命行事。

  “咦,这有意思。”紫阳道人一声惊讶,引起了玄月与青月的注意力。

  两人朝水镜中望去。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