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507章 第一滴血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8116 2021-05-03 16:0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和她们的群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敌人总共二十七人。

  其中两个四环,其中一个是完成了元素显化的“控法者”,一个是被自己毁容了精神结构不太稳定的卫伦特王的“小月亮”。

  三个三环,一门心思琢磨着复仇的病娇三无未亡人,以及未亡人的哥,以及凯泰王国的军事顾问芮缅伯爵。

  二环六人,一环十人,包括一个吊着膀子的小姑娘。

  此外,还有无能力者的辅助六人。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进入营地,正在外围的森林中潜伏。

  总而言之,这支不到三十人的小队,如果带齐了他们的军用超凡装备,在战场上足可以毁灭一个城市,击垮一个整编的陆战军团,甚至还足可以在一艘无畏舰上杀个七进七出。

  这其中大部分的都是现役的星界骑士团成员,其余也都是帝国名门出生的精英子弟和家臣,绝对不缺乏战斗经验。

  好吧……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绝不是余连所能够对抗的。就算啊是加上了联盟的秘银荆棘队,也远不能做到这一点。正因为如此,余连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阿斯特里能和自己并肩作战,他甚至都来不及去看对方的眼神,只是将抱着的龙蛋往对方手里一塞,便骑乘着雾踏龙拔地而起。

  所以,我是不是表现得太勇了呢?等到余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翻过山岭了。

  他真是已经能看到那条大河的对岸,正在试图泅水逃生的众人。余连甚至能看清楚他们每一个人的惊惶。明明也都是战神祭的参赛者,但这时候,却仿佛是遇到了乱兵的战争难民似的。

  同样的,他也看到了在河边断后的那几个人。在面对这群疯狂的帝国星界骑士,却又显得何等单薄,却又何其悲壮。然而,这依然无法突破实力之间的天堑。

  这时候,如果我不去帮助他们,还有谁能去?余连没有丝毫犹豫,便乘龙而下。好在,在这一刻,他其实也并非孤立无援的。

  “奥斯卡,你愿意同我并肩吗?”余连将手贴在了胯下的巨兽冰冷的鳞甲上,期盼地问道。

  雾踏龙大概是要感受到了余连沸腾激昂的热血,当机立断地发出了清亢的长鸣声。这绝对不是因为他的蛋现在还在阿斯特里那边的原因。毕竟身为龙种,乃是一种高雅而庄严的神圣生物,自然也是相当雄壮的。

  “那很好,这里是大河,也是你的主场!奥斯卡,雾来!”

  雾踏龙已经懒得去理会自己的新名字了。背上人的话犹未已,灵性的因子便已经从他的鳞甲的分析之中溢了出来,直接作用在了河水之上,旋即化作漫天的云雾。越过了河流,越过了沙滩,向着整个营地盖了下去。

  余连骑乘着十余米长的巨龙,在雨雾的掩护下开始了冲锋。

  明明是让人心悸的灰蒙蒙的雨雾,但在阳光的折射之下,那冲锋的身影从伸手不见五指的灰雾之中骑行,竟然宛若划过了天穹的流星一样。在这一瞬间,竟然多了几分使人目眩的神采,宛若神祇降临。

  宽广的滩前,骤然间都被动人心魄的流光所迫,无论是已经陷入了绝望境地的遇害者,亦或是准备加害他人的帝国一方,才刚刚看到了流星闪过的瞬间,对方便已经近在咫尺了。

  大雾之中的空间和距离,对来人来说,似乎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本就是雾踏龙自身的类灵能天赋。他可以将空气中水汽凝结成弥漫的大雾,哪里的湿度越高,哪里的灵气越浓,大雾的成型就越快。这雾气,就是他的灵能领域。在他的领域之内,他就是可以缩地成寸,凌虚而行。

  一直到那穿越了大雾的光之影已经掠过了河滩,降临到了营地的那一刻,他们才终于意识到,又有敌人接近了。

  “这些雾气,有摄灵效果……”离得最近的鲁米尔爵士已经瞬间明白了己方失态的原因,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惊惧,却开心地抽了抽鼻子,便是那银白的假面都难以抑制那忍耐不住的狂气笑容。

  “来吧!我知道你来了!哈哈哈哈哈,你就是会来的!多么的高尚啊!多么的光荣啊!”他已经闻到了死敌的接近。相比起来,那可以慑灵的雾气到底是如何产生的,根本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

  “我把自己所有的荣誉和未来都压上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真要诅咒宇宙之灵赐予的命运了。可是,你终究还是来了!感谢宇宙之灵!”

  是的,这是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招之内便将自己虐得体无完肤的死敌。哪怕对方是取了巧,哪怕自己因为大意没有闪。可现在,全宇宙都已经知道了,自己被人秒杀了。就像是屠夫面前的待宰羔羊一样,毫无反抗能力,被对方掀翻在地骑脸输出。

  到了最后,甚至连偷袭的时候都还还被当着众人的面来了一个反杀。

  以他受到的重伤,原本是可以退赛的,但他却咬着牙只是让人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带上了一张银面具,就再次咬牙空降到了战神祭的现场。他知道,这样的做法说不动会给自己的伤口留下什么后遗症,可现在的他却也管不得这许多了。

  他现在,只要想到那时候发生的一切,想到他的脸,甚至只是提起他的名字,脸上的伤口都会不受控制地传来钻心的疼痛。

  鲁米尔爵士可以肯定,那个地球人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心魔,如果不解决他,自己被视为全宇宙的笑柄倒也罢了,自身的修行一辈子也将再无寸进。再到往后,他甚至都有可能光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就落荒而逃了。

  所以,归根结底,战神祭可以输,但余连必须死!

  如果说,之前他参加战神祭,对上头传下来的意思还抱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只想要接着这个机会出出风头。那么现在,他确实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压上了。

  鲁米尔爵士是亚洛桑公爵的三子,这本来也就是银河帝国最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家族,历代的功业都是用银河各族人民的鲜血浇灌出来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鲁米尔爵士就是真的是毫无底线的杀人狂。

  他当然知道,战神祭已经有很多年不死人了,就是一个大家合家欢的巨型竞技运动。他同样也知道,全银河正在有几万亿的观众在观看这个节目。观众们想要看到力量、技能、勇气和智慧的较量,但同样也想要看到他们预期的人设。

  而帝国星界骑士的人设,不应该是强大、优雅、神秘,但是又恪守骑士典范的银河守护者吗?以如此残酷的手段对放弃抵抗的弱者出手,还算得什么骑士呢?

  可为了成功猎杀余连,他不得不冒着社死,甚至被帝国大佬们抛弃的风险,动用了最残酷的手段,

  鲁米尔爵士是“血路”的第四环“狂战士”,拥有“嗜血之魂”的能力。这是一种为敢死之士们量身定做的能力。通过鲜血,通过杀戮,通过死在自己手下之人临死之前的绝望和枯竭的生命力,战士却将可以不断地聚集气势,提升杀意,并且一点点强化自己破阵杀敌的觉悟。

  对于一个灵能者们这些主观唯心主义者来说,精神和决心,真的是可以化作了实质的力量的。在正面战场上,一个“血路”,尤其是掌握了“嗜血之魂”的灵能者,真的是有可能越战越勇最后化为杀戮风暴的。

  这也便是为什么,这种星环的灵能者,被称之为“血路”吧。

  鲁米尔爵士非常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他可以确定,如果在开幕上,自己是现在这样的觉悟,和余连正面一战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至少,绝不可能又被秒杀了。

  他又觉得有点可惜,如果自己刚才真的弄死了那两个古美亚小妞,自己现在的状态应该会更好吧?

  爵士将这些稍许的惋惜抛到了脑后,左手从双头战矛的锋锐上抹过,让自己的鲜血在冰冷的刀刃上流淌着。紧接着,那点点斑驳的血迹,宛若燃烧的红焰一样在长矛的刃面上膨胀燃烧,随即便划走了一丈多长的猩红光刃。

  煞气弥漫,宛若残阳。长刃挥动间隙,甚至在那些灵性的雾气都开始退避。

  不管你带来了什么,都化作灰烬吧!鲁米尔爵士低声喝道。他双目中的血丝像是蜘蛛网一样爬了上来,仿佛已经将整双眼睛都化作了血红,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变形。燃烧着的能量光刃在他的挥动之下,仿佛直接化作了翻滚沸腾的血龙,咆哮着扑向了那正在向自己扑来的庞然大物。

  这是攻防一体的招数,就算是对上那头神馐,也定能一击斩之。

  然而,却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庞然大物却忽然冲天而起,直接便到了十多丈的高空,脱离了雾气。

  然而,身处雾气之中的他们,却依然没能看清楚那巨物的样貌。只能隐约猜测会是龙种。

  鲁米尔爵士的攻击自然就扑空了。可是,在火焰劈开雾气的瞬间,他确实能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以及对方的步伐。

  “哼,在这诡异的雾气之内,所以力场闪烁才可以如此迅捷吗?”鲁米尔爵士冷笑了一声,却一点都不觉得失望。他本来就没想过一招就能奏效。实际上,他刚才那一次斩击已经挂让对方挂了彩,这已经是意外之喜。

  爵士的身体就像是没有骨骼似的,扭曲地转过了身,追着自己的血气指引的方向扑了过去。就算是透过这些伸手不见五指的灵性雾水中,他也已经捕捉到了对方的存在,正向着弥凯勒那边去了。

  哼,正好,让你死在我们的夹击之下,也是你应有的死法吧?

  作为四环的“控法者”,弥凯勒爵士其实比鲁米尔还先一步感受到这大雾的到来。处于职业病,他已经在开始分析这雾气的灵性结构,而且还真的琢磨出了一套反制的阵列构想。如果能凭自己的想法施展出反制的灵能阵列,说不定是可以让这讨人厌的雾气彻底溃散的。

  可这时候,他已经来不及把构想变成现实了。弥凯勒的视线当然也受到了干扰,但灵觉已经清晰捕捉到了对方向自己逼近过来的气势,杀气凌冽,宛若捕食的凶兽。

  弥凯勒爵士知道,自己毕竟是个法爷,正面肯定是没办法和这种一点都不优雅的野蛮人抗衡的。他准备姑且避其锋芒,也踩了一下滑步准备启动力场闪烁,同时还向着正面一扬手。

  一朵灼白的花朵在雾水中绽放开来,似乎瞬间便把把雾水、空气乃至于时间都凝固住了似的。就算是气势汹汹正面杀来仿佛狂暴的凶兽一样的余连,似乎也停止了身影。

  可紧接着,正面的他同样也一扬手,却只见一个物事飞了过来,在冰晶绽放出来的花朵中央爆开,于是乎,那冻结了的寒冰之花却骤然发生了龟裂崩溃,化作了无数的冰晶弹片向四面扩散。一时间,雾水更加浑浊,空气之中压抑的气息也凝滞了下来,灵能在纠缠之间形成的对抗,已经搅乱了自然的力场。

  这展开就有点出乎凯弥勒的意料了。而这时候,他再次捕捉到身后敌人的接近,对方以近乎于蛮勇的状态从冰晶爆炸的漩涡中直线撞了过来,不到十分之一秒便逼到了自己身侧的方寸之间,顿时头皮有点发麻。

  身为星界骑士的他,执行过不少万恶的镇压工作,当然也见过许多悍不畏死的猛士,却从未见过有四环的高手也是这种死士的打法。

  没办法,到了四环的灵能者,足可以成为任何一方势力的座上宾。既然穿上了鞋,那就会开始惜命了。

  弥凯勒爵士在心中一叹,不得不承认,就凭这血勇,此人若是生在帝国,也一定会是骑士团中的佼佼者。他也确实理解,为什么骑士团会视其为大敌,不惜破坏战神祭的潜规则,也一定要将他抹杀了。

  可是,你难道以为,这天底下有勇气的便只有你吗?

  弥凯勒爵士慢若冰霜,心中却已经燃起了烈火。他双臂摆开了驾驶,在对方的攻击即将接近自己的瞬间,整个人身体忽然化作了一团暴风雪。向着对面的余连兜了过去。

  双方到了这个境界,已经完全可以不用肉眼捕捉敌人了。在这个瞬间,弥凯勒掩盖在冰雪风暴之中意志,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也将自己身体和冰雪交融在了一起。

  两个即将开始正面战斗的灵能者,就瞬间化作了一大团纷飞的雪花。

  “果然,元素细胞……哼,也只有这种能力,他才可以在这种灵性雾气之中如此行动!”

  弥凯勒爵士冷哼了一声,煞白的冰雪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丝刺眼的雪亮,接着便是宣泄而出的高温,仿佛集成了一个炽热的太阳。

  “轰!”骤然提升的高温和尚没有融化的冰晶发生了剧烈的反应,直接形成了爆炸。

  弥凯勒爵士的身影从爆炸的漩涡中脱离而出,从朦胧的虚影化作了实体。

  他的脸色比之前更白了,依旧是面无表情,但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得色。

  成功了!他想。

  可是这个时候,覆盖着黑气的战锤从爆炸的漩涡中弹了出来,钩镰巧妙地一拖,便挂住了爵士的肩头。他不退反进,只能移前两步,又落入了尚未消散的爆炸之中。

  爵士目瞪口呆地看着醋钵大的拳头又远及近,砸在了自己的面门上。

  千钧一发之间,他的身体再次出现了元素化,变作了没有实体的水汽,闪开避过了这一击,然后就想要逃散到了灰蒙蒙的雾气之中。

  然而,这一刻,拳影和战锤扩散开来,如同致命的罗网般,将水雾的四面八方都卷罩在了起来。让弥凯勒爵士为之心悸的黑气从四面八方遮蔽他逃逸的出路。

  在这样的压迫下,他再也无法维持元素化的躯体,只能再次实现了实体。

  不应该啊!弥凯勒想。方才,这家伙的元素细胞是是把他的身体向冰雪转化,这时候中了一击燃烧之息,就算不死也应该受重伤啊?如何还能还击?

  迷茫中,他恍然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你当我不知道吗?你的元素显化根本不是冰,而是控温!”

  你是怎么知道的?弥凯勒刚想这么说,对方的鸭嘴锤锐利的那一头,便真的如同镰刀一样挂了下来,敲开了自己的头盖骨。

  这位酷得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山美男子,双目发白,脸颊抽搐,终究还是在露出了极为丑陋的死相。

  星界骑士团正骑士,在另外一个时间线上,当到过星界骑士团第一骑士长,帝国元帅,帝国首席星见官的弥凯勒·塔尔桑特伯爵,陨落于他还没有绽放的二十四岁这一年。

  不过,这也只是后来被称之为“让纹章院哭泣的三分钟”的开始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