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第530章 僵持之中有谁会来?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阡南望 10853 2021-05-04 07: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吼!”

  金刚狼的口中传出了不似人声的咆哮,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和一头满身伤痕的离群老狼没有丝毫的区别!

  巴尔对他所造成的印象要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深远一些,或许连带着他的大脑都被这种力量所摧残了一遍!

  但是最严重的还不是巴尔控制下的破坏力量的余波!而是来自弗兰克的那一枪!

  “该死的!”

  弗兰克口中不由得爆出了粗口!

  这个男人向来是不喜欢和那些死在他手里的家伙多说什么的,甚至用寡言少语来形容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这个时候这句粗口却是实实在在的脱口而出了!

  因为那带着破坏力量的钢爪在一瞬间就已经划破了死亡力量提供给弗兰克的那层保护,甚至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了三道严重的伤口!

  更要命的是,那伤口上不断浮现的破坏力量,正在阻碍着死亡代行者的身体那超乎寻常的愈合能力!

  在说出了简短粗口之后,弗兰克感觉有点后悔。

  他不该当着自己孩子的面说脏话的,但是更后悔自己“说话”本身!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弗兰克开枪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来自霰弹枪的巨大动能让金刚狼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死亡之力也从那些弹头开始,侵袭起了金刚狼的身体!

  本身的愈合能力就已经在破坏之力下走到了极限,此时遭遇了死亡力量的攻击,金刚狼看上去已经呆在了垂死的边缘!

  弗兰克会遭受这样的伤害,绝对不是因为他失去了作为一个战士的警惕心理,而是因为他因为一个战士对战友的信任才招致了这样的恶果!

  破坏的力量已经攀上了他的气管,此时的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上好像被套上了一根绞绳,正在一点点的收紧着!

  这才是他后悔说话的原因!

  尼克福瑞这个家伙虽然总是会招致别人的防备,但是他所得到的信任绝对远远的超出了对他的警惕!

  战争英雄?或者是幕后的守望者,这些称呼放在他的身上不会有什么违和感。

  但是信任本身就是偶尔会带来伤害的东西。

  甚至不是因为信任错了人,而是因为一些诡异的误会!

  吉尔此时正蜷缩在车上,整个人的身体正在颤抖着。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身体之中的破坏力量开始了暴动!

  在金刚狼弹出钢爪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感受到了浓郁的不适感!

  谁让金刚狼身上的残留是来自破坏本身的呢?

  吉尔得到了“破坏”,奠定了他作为人类成长为强大战士的基础。

  但是还处于无主状态的破坏会自然而然的亲近那个有资格并且同出一源的破坏魔神!

  吉尔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扭曲的姿势,但是却一点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他的父亲正在战斗,暴露自己的存在和痛苦的声音只会让自己成为负担!

  吉尔早就下定了决心,不论是遭遇了什么都不会成为别人的累赘。

  经历了一段“寄人篱下”生活的他甚至比他的父亲更清楚这一点!即便布尔凯索对待他的时候算得上慈祥,但那终归不是一个应该无条件迁就他所有的“家”。

  破坏的力量在吉尔的身体之中左冲右突,但怎么都无法离开他的身体!

  但是那种力量的每一次冲击,都会让他感觉自己的内脏搅和成了一团。

  他不会这样死去的,因为那些先祖为了让吉尔不会成为别人夺取力量的目标,在他的身体上施加了一下保障!

  保障那些力量不会离开他的身体,也保障了他的身体能够在破坏的力量下坚持下去!

  即便这看上去只是延长了吉尔所遭受的痛苦。

  但如果真的有一天吉尔被关在了一些家伙的囚笼之中,那些家伙一天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吉尔就能得到一天的生命。

  这份保障的力量构造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别人,想要杀死这个孩子让破坏重新得到自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份力量会在脱离吉尔身体的一瞬间就回到哈洛加斯圣山!

  野蛮人从来不相信敌人的仁慈,拿走这份力量就能放过这个孩子?

  别开玩笑了,这样的话就是大天使来说也不会被野蛮人相信的!

  完全相信大天使的代价早就有人证明过了,那些家伙只配得到有限的信任。

  而此时的弗兰克慢慢的半蹲了下来,单手轻轻的拄在了地上。

  无法呼吸的痛苦让他的脸都已经涨红,但他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却还是动用了全身上下全部的力量,好让自己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

  就如同吉尔为了不让他担心而选择默默承受痛苦一样,弗兰克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担心,也选择了相同的方式!

  也可能是作为父亲的可怜又可敬的“尊严”。

  在这样的人还能动弹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愿意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丢脸。

  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对家人充满爱和责任的父亲,大多都是这样。

  无力感正在涌上弗兰克的心头,但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生命离开身体的迹象!

  这是当然了,死亡的代行者怎么可能失去生命?

  他们的生命早就是死亡的所有物了,而死亡慷慨的对他承诺过,在弗兰克主动选择结束生命之前,任何存在都无法让生命从这具身体上流逝。

  但这一样预示着浓厚的痛苦!

  不死很多时候都是折磨……

  但是此时的弗兰克就像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一样,原本不需要主动控制的呼吸动作都不能执行了——不管他多么的想要自己的呼吸肌动起来!

  只有那种痛苦在不断的提醒他,此时的他处于多么危险的状态之中。

  胸膛上的伤口之中没有血液流淌,取而代之的是那种黑色的死亡的力量!

  直到这个时候,看着从伤口之中渗出的黑色气息的弗兰克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似乎也不能被称之为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一个名为死亡代行者的怪物,好在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叫做弗兰克卡斯特。他还记得自己有个儿子就在一边的车上等待他的呼唤,还有妻子和女儿正在家中等待着一家人一同享用晚餐。

  所以他在调动全身上下任何一块能够被调动的肌肉,做着一场看上去有些“悲壮”的抗争!

  而另外一边的金刚狼则是被之前的一枪直接轰掉了半个肩膀上的全部血肉!

  而霰弹枪的弹丸几乎覆盖了罗根整个上半身!

  但他身上只有那个肩头受到的伤害最为严重。

  那金属色泽的骨骼就暴露在空气之中,血肉像是被水刀从骨骼上划掉了一样,让他的骨骼展现出了那种充满机械美感的光滑表面!

  骨头上时不时的会闪过一点点的红色,那是正在全力恢复血肉的自愈能力正在抢救着这个身体。

  但下一刻在那有些恶心的伤口处,死亡的力量一点点的啃噬着他的血肉!

  刚刚长出来的血丝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对于这头老狼来说,值得庆幸的就只剩下身上这一副金属骨架,即便原本的他十分的痛恨这身骨头。

  毕竟金属的骨头让他不止一次的被一个老头像是操作玩具一样到处乱扔。

  但现在,他除了感谢这骨头之外,竟然也没办法生出别的想法。

  他还是一条生命,变种人也是人。

  在死亡的力量面前,他的恢复能力在受到多重削弱的当下,已经走到了零界点!

  保住他的生命得以延续就是那种力量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罗根想要剧烈的喘息,他的身体已经不断的向他传递缺氧的信号了。

  但是嵌在上半身的那些带着死亡力量的弹丸却让他的肺一点点的失去了活动能力。

  也让他的伤口处没有丝毫流血的迹象!

  就连伤口的边缘,那本该是鲜红混杂这脂肪的创口上,也像是一张负片一样变成了黑白色调的。

  呼吸从来不是由肺这个器官主动进行的,让人呼吸的根本其实是那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呼吸肌肉群!

  但是那些肌肉已经失去了活动的力量!

  他的胸膛不断的颤抖着,一如鸣叫的蝉身上带着的颤抖一样。

  但却没有丝毫的动静,人体不能发出那样的声响!现在的他就像是有人在颤抖的蝉的身上滴了点机油润滑。只能看见那种颤抖,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罗根现在宛如坠入了深海,肺中已经被海水充满了大半,肌肉的力量已经无法在那种压力之中膨胀肺部了。

  个人的求生意志正在不断的拉响警报,但是每一寸肌肉都像是失去了链接一样,毫无动作!

  甚至面孔上的伤口所传来的疼痛都没有他对呼吸的渴望深刻!

  甚至心中无端冒出的怒火都无法转移他对呼吸的渴望!

  他已经不像是一头垂死的老狼了,更像是一条只能张大了嘴,等待死亡的脱水鱼!

  这个地方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除了那辆还在发出引擎声的车之外,在没有任何的动静,连呼吸声都没有!

  而正在观察着这边情况的巴尔则是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他要的可不是这个结果!

  他想要收回那份被他输给布尔凯索的破坏,但是那不能通过抢夺的方式,毕竟现在的布尔凯索就是最强的一个,哪一方都不会选择独自承受他的愤怒。。

  巴尔原本的打算是通过破坏力量对吉尔的侵蚀来让这个孩子在掌握了全部的破坏之后,主动的放弃。

  以他对那些野蛮人的了解,只要是这个孩子自己的决定,那些家伙是不会阻止这个孩子的。

  最多就是想办法把他巴尔重新逼上赌桌,用一份破坏的力量充当赌注而已。虽然用武力威胁他也是那些野蛮人的手段,但是到那个时候,巴尔可不觉得自己会毫无收获!

  未来的大网从来都不是某一个人独自编制的,巴尔是织网者,迪亚波罗也是、那些大天使也是,甚至就连那些奈非天也是一样!

  还有这个世界上的那些规则,怎么可能会毫无准备?

  这张大网现在只是编制了一个雏形,一切至少得等到马萨伊尔到来之后,织网者的数量被削减之后才会真正的张开。

  眼下的事情发生的变化超出了巴尔最开始的打算。

  不过那不算多么严重的问题,算计这种事情,没有人会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一根独苗上边!

  “真是让我不快,这是谁造成的?好像是我?”

  巴尔自言自语着从阴影之中走出,但不管是弗兰克还是罗根都像是没有看到他的出现一样。

  只有吉尔,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但其中带着些亲切。

  甚至差点叫出了声!

  巴尔灿白的脸上十分的平静,他才不会感到愧疚什么的。

  他看了看脚下的金刚狼,然后摇了摇头。

  这个家伙或许已经无法达成巴尔一开始的打算了。

  虽然巴尔不是人类,但是对于人类还是有些了解的。

  没有多少人能够虚心的向着一个打伤了自己父亲的家伙虚心学习,除非那家伙的父亲是个人渣。

  但显然,弗兰克好像和人渣一点都不沾边。

  即便是现在物理层面的把弗兰克打成渣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这个时候需要一个救世主到来,但是选谁比较合适?”

  巴尔用手指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手指上的粗大的能够被当做武器的戒指挂过了他的皮肤,然后溅起了一点火花。

  巴尔随意的将火花吹熄,然后伸出了手,在半空中拉扯出了一个传送门。

  确实,这种时候需要一个存在来打破僵局,但是这个人可不会是巴尔自己。

  他不打算让自己暴露在这些家伙的记忆之中,玩意有谁能够读取记忆呢?

  他还不打算暴露的这么早。

  所以,这个传送门并不是联通燃烧地狱的。

  虽然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找一个恶魔过来充当拯救者的身份或许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那就只有杜姆博士了。

  传送门的另外一头,一团蕴含着少量破坏力量的光柱直接穿过了传送门!

  杜姆博士面对着一个从自己面前打开的传送门,自然不会毫不担心的直接穿过去。

  来上一点攻击试探一下才是最正常的选择。

  即便对面是他的老伙计里德弄出的高科技他也不在乎。

  反正里德那样的家伙在杜姆博士的眼中也没有到必须活着的地步。

  杜姆博士会尊重知识和力量,但是不会尊重某一个“人”本身。

  巴尔随手打散了那道能量,他的手上冒气起了一点点的青烟。

  巴尔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惊喜的表情,他是没想到杜姆博士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动用破坏力量的方法。

  这样的天资的确是不凡。

  至少在巴尔记忆之中的奈非天之中,这种天资也算是上等了。

  他并不担心杜姆博士会杀死在场的人,在他给杜姆博士破坏的力量的时候,杜姆博士就见过金刚狼了,即便那时候的金刚狼就像是宠物狗一样。

  这足以让杜姆博士明白巴尔的意思。

  至于杜姆博士所说的要取代巴尔?

  正是因为这个,巴尔才会更放心杜姆博士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在没有得到足够战胜巴尔的力量或者机会之前,杜姆博士会比那些乖乖听话的恶魔更加的好用!

  要是杜姆博士能够突破那些野蛮人留给那个孩子的保障,从而得到另外一份破坏的种子就更好了。

  野蛮人会盯上这个家伙的,而失去了破坏力量的吉尔会重新成为野蛮人保护的对象。

  不管此时的事态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巴尔都有后续的准备。

  所以巴尔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而就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杜姆博士带着金属面具的脸也从那个传送门中穿了过来。

  这个高傲的家伙好像从来没有担心过有人会在他伸出脸的时候给他来上一拳一样。

  也许是膨胀了?或许称之为王者风范也没有问题。

  但他的确是变强了不少。

  而就在这个地方稍远的位置,手中提着一个老太太和一节骨头的马修正趴在草丛里边一言不发!

  身体有些颤抖!

  虽然他看不见,甚至也听不见巴尔的到来,但是那掐住他腰侧的杀手猴和他不断作响的生命警报让他死死的趴在原地!

  杀手猴的身体是布尔凯索亲自锻造的,还用了某些传奇的锻造手法。但要只是感知他的存在,那和一只普通的猴子没有什么区别。

  而被他提着的那个老太太叫做高夫人。此时被打断了脊椎,还被打昏了过去。

  但是这不是他们能够躲过巴尔观测的原因!

  真正让他们瞒过了巴尔随意的观测的原因,是马修另一只手里的那节骨头!

  这段时间之中,马修可没有闲着,他已经一路把手合会逼迫到了破灭的边缘。

  那所谓的五根手指只剩下了高夫人一个。

  这一节龙骨正是手合会最后的底牌了,在高夫人拿到龙骨的时候,高夫人也没能来得及得到其中的力量,就被马修抓获了。

  用有些狂暴的方式。

  这些都是不那么重要的东西,重要的是,马修感受到了巴尔的降临!

  还有感受到了那一节龙骨之中的力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